新书快讯

贺享雍现实主义新作《小镇灯塔》出版

640.png

书摘:

“在范戈的记忆里,少年的他正是在父亲的书店里,培养起了浓厚的读书兴趣和良好阅读习惯。每天放了学,他连家都顾不得回,就径直来到书店里,先趴在屋角的桌子上做完作业,然后便到书架上选出一本书静静地读起来。尽管有些书是囫囵吞枣,但他还是十分乐意跟随书中的人物和故事,到一个他从没有去过的陌生世界,领略从没领略过的美丽。他十分庆幸在他才开始认识世界的时候,有父亲书店里那么多的书陪伴着他,指导着他,教育着他,熏陶着他,使他认识到了什么是真、善、美,使他度过了比别的孩子更丰富、更美好的少年时代,也奠定了他的人生基础。”


内容简介:

这是一部以“倡导全民阅读,建设书香中国”为主题的现实主义力作。福镇青年范戈响应政府回乡投资创业的号召,开办书店,可是曾有“人文蔚起、文风鼎盛”之称的故乡,在市场经济和城市化扩张大潮中,渐渐丧失了阅读的底蕴,他开办的镇上唯一一家书店只能在逆境中苦苦支撑。

全书用有志青年返乡创业作为主线,塑造了一系列感人至深、复杂鲜活的人物形象。皓首穷经的教授,社会底层的文学青年,长怀愧疚的书痴……在主人公对阅读与文化的坚守中,点亮了内心的微光。作者将个人理想与时代感召相结合,将文化力量与道德追求相结合,为作品灌注了乡村文化振兴的时代伟力,用对精神和道德回归的真切呼唤,深度展现阅读的又一层价值内涵——点亮乡村文明之光。


作者简介:

贺享雍,四川省渠县人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。已出版《苍凉后土》《遭遇尴尬》《土地神》《村官牛二》《乡村志》《时代三部曲》等长篇小说29部,中、短篇小说集4部,散文随笔集3部,《大国扶贫》《清风永开》等纪实文学4部。长篇小说《苍凉后土》《遭遇尴尬》分别获第三届、第四届四川文学奖;《村级干部》获四川省第十一届“五个一工程”奖;《贺享雍小说集》获巴金文学院“王森杯”文学奖。中篇小说《末等官》、长篇小说《苍凉后土》分别被改编成电影和电视连续剧。现为四川省巴中市作家协会荣誉主席、巴中市“贺享雍名家工作室”文学辅导导师,四川省达州市巴山文学院名誉院长、达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。


金句选摘:

“有时,范戈看着书 架上紧紧挤在一起的书,觉得那些死去或活着的古今中外大名鼎 鼎的作家、艺术家、哲学家、科学家、思想家……都从书架上走了下来,店里到处都是涌动的人和涌动的思想。他聆听着他们的高谈阔论和言语交锋摩擦出的思想火花,感到无比快乐、幸福。他想,这么美妙的享受,人们为什么不进来感受感受呢?哪怕不买,进来逛一逛,这儿看一看,那儿翻一翻,感受一下书的气息,享受享受这份难得的清静,和神交已久的书里的人物聊几句天,难道不是人生难得的乐趣吗?”

“在今天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,我觉得我们都像坐在一条船上,行驶在汪洋大海之中。灯塔的光虽然微弱,却很温暖,指引着正确航向。在这个时代,我们书店起的作用可能很小,但希望它发出的微弱火苗,能点亮整个城市的文化之光!”

“我记得有位外国作家说过:‘阅读通常是一个破蛹而出的经历,而我们会重获新生。我们埋头读书,灵魂神游书中又可能再度融入人躯体,最终改变了我们自己!’“

“一所书店犹如一所学校,也是传道授业解惑的地方,若某日某不肖之子读了某书,幡然醒悟,浪子回头,从此改变他一生命运,这岂不是如你们佛祖所说,是一桩善事吗?不唯如此,一家书店还是一座寺庙或一座教堂,人们为什么要往寺庙求神拜佛?难道不是因为寺庙是人们慰藉之地,精神栖居之所吗?书店亦如此也!”

(供稿:四川人民出版社姚慧鸿)